project debriefing

bet36官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项目进展 > 最新动态

最新动态

《人民日报海外版》:致敬抗战老兵-他们亲历战争见证胜利

返回列表 发布日期:2015.09.04


图为江苏如东县举办的“共和国不会忘记”抗日老战士写照摄影展。


还有不到1个月就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9月3日当天,天安门广场将举行盛大阅兵式,曾参加过抗日战争、现在仍健在的抗战老兵将受邀参阅。

时光流转,这些抗战老兵多已进入耄耋之年。尽管不少人已行动不便,但谈起曾经烽火连天的岁月,他们仍思路清晰,慷慨激昂。从亲历战争到见证胜利,再到为祖国奉献一生,他们的人生串成了中华民族从苦难走向复兴的历史。

抗日战争亲历者

“‘七七事变’后,我的家乡很快沦陷了。为了早日赶走侵略者,大家都踊跃参军。像我们村当时只有几十户二三百人,却有很多人参加了铁道游击队。”在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中医康复医院,记者见到了曾经的铁道游击队队员李洪杰。85岁的他精神很好,讲起当年的烽火岁月更是中气十足。

“我当时也吵着要当兵,表示即使送信都可以。游击队考虑我年纪小,所以在专门向组织申请后才接纳我。”李老告诉记者,自己入伍后不久就参与了护送时任新四军军长陈毅的行动。“在侦察过程中遇上了端着机枪的日本兵,我就马上转身佯装拔草。大概看我还是个孩子,鬼子没有起疑。”说到这,老人爽朗地笑了。

与李洪杰不同,96岁的新四军老兵钟飞则有更多枪林弹雨的回忆。在河南平顶山军分区干休所里,他一边为记者讲述战斗的艰苦,一边展示身上的累累伤痕。他膝盖上的伤疤是在一次阻击战中留下的,“当时被子弹打中了,但只能忍着痛挪动,后来膝盖的肉都腐烂生蛆了……”

抗战胜利见证者

“黄河岸边,人头攒动。有人在敲锣打鼓,有人在高声欢呼,甚至还有人把用来垫铺的草垫拿出来用火点着,营造出热闹气氛。对岸的黑峪口同样也燃起了堆堆篝火,使本来在黑暗大地上滔滔奔流的黄河显得格外壮观。这样欢庆的场面一直持续到黎明。”

这是曾在八路军120师卫生部工作的董炳琨向记者描述当年抗战胜利时在驻地看到的场面。92岁的他亲眼见证了抗日战争胜利时中国人民欢欣鼓舞的场面。“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和美国6日、9日投放两颗原子弹的消息传来时,已有两批伤员强烈要求出院,甚至一个姓西村的日本人坚持要在伤未痊愈时离开医院投入战后接收的准备工作;重伤患者也要求护士抬他们出去,感受胜利的气氛。”

日本投降后,董炳琨依然坚守在救护所照顾伤员、钟飞跟着部队从江苏淮安向东北迅速开进。见证了胜利,他们还要接收并维护胜利的果实。

民族复兴建设者

广东深圳,大鹏湾,86岁的东江纵队老兵李强向记者介绍当年战士们在海上用渔船与日、伪军作战的场景。从政府部门退休后,他始终致力于东江纵队有关历史的宣传工作。

“到东北后,我所在的部队和国民党军队打了几场仗。入关后我们部队又和平解放北平,并南下广州。1950年,我参加了抗美援朝。回国后我就一直在部队工作,直到1980年从平顶山武装部部长位置上离休。”钟飞戎马一生的经历与国家命运紧密结合。

此外,无论是董炳琨老人在协和医院从事医学研究与医务管理工作,还是穿越战友尸骨遍地的缅甸野人山、平安回国的中国远征军女兵刘桂英当起一名人民教师,他们不忘初心,用各自方式继续为国家建设添砖加瓦。

今年6月,国新办发布会宣布,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纪念活动里,习近平总书记将亲自为抗战老战士、老同志代表,抗战将领或其遗属代表颁发纪念章。近年来,各地都在组织对健在抗战老兵或已去世者的遗属开展慰问活动。老兵们的奉献始终为中国政府和人民所铭记。

还有不到1个月就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9月3日当天,天安门广场将举行盛大阅兵式,曾参加过抗日战争、现在仍健在的抗战老兵将受邀参阅。

时光流转,这些抗战老兵多已进入耄耋之年。尽管不少人已行动不便,但谈起曾经烽火连天的岁月,他们仍思路清晰,慷慨激昂。从亲历战争到见证胜利,再到为祖国奉献一生,他们的人生串成了中华民族从苦难走向复兴的历史。

抗日战争亲历者

“‘七七事变’后,我的家乡很快沦陷了。为了早日赶走侵略者,大家都踊跃参军。像我们村当时只有几十户二三百人,却有很多人参加了铁道游击队。”在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中医康复医院,记者见到了曾经的铁道游击队队员李洪杰。85岁的他精神很好,讲起当年的烽火岁月更是中气十足。

“我当时也吵着要当兵,表示即使送信都可以。游击队考虑我年纪小,所以在专门向组织申请后才接纳我。”李老告诉记者,自己入伍后不久就参与了护送时任新四军军长陈毅的行动。“在侦察过程中遇上了端着机枪的日本兵,我就马上转身佯装拔草。大概看我还是个孩子,鬼子没有起疑。”说到这,老人爽朗地笑了。

与李洪杰不同,96岁的新四军老兵钟飞则有更多枪林弹雨的回忆。在河南平顶山军分区干休所里,他一边为记者讲述战斗的艰苦,一边展示身上的累累伤痕。他膝盖上的伤疤是在一次阻击战中留下的,“当时被子弹打中了,但只能忍着痛挪动,后来膝盖的肉都腐烂生蛆了……”

抗战胜利见证者

“黄河岸边,人头攒动。有人在敲锣打鼓,有人在高声欢呼,甚至还有人把用来垫铺的草垫拿出来用火点着,营造出热闹气氛。对岸的黑峪口同样也燃起了堆堆篝火,使本来在黑暗大地上滔滔奔流的黄河显得格外壮观。这样欢庆的场面一直持续到黎明。”

这是曾在八路军120师卫生部工作的董炳琨向记者描述当年抗战胜利时在驻地看到的场面。92岁的他亲眼见证了抗日战争胜利时中国人民欢欣鼓舞的场面。“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和美国6日、9日投放两颗原子弹的消息传来时,已有两批伤员强烈要求出院,甚至一个姓西村的日本人坚持要在伤未痊愈时离开医院投入战后接收的准备工作;重伤患者也要求护士抬他们出去,感受胜利的气氛。”

日本投降后,董炳琨依然坚守在救护所照顾伤员、钟飞跟着部队从江苏淮安向东北迅速开进。见证了胜利,他们还要接收并维护胜利的果实。

民族复兴建设者

广东深圳,大鹏湾,86岁的东江纵队老兵李强向记者介绍当年战士们在海上用渔船与日、伪军作战的场景。从政府部门退休后,他始终致力于东江纵队有关历史的宣传工作。

“到东北后,我所在的部队和国民党军队打了几场仗。入关后我们部队又和平解放北平,并南下广州。1950年,我参加了抗美援朝。回国后我就一直在部队工作,直到1980年从平顶山武装部部长位置上离休。”钟飞戎马一生的经历与国家命运紧密结合。

此外,无论是董炳琨老人在协和医院从事医学研究与医务管理工作,还是穿越战友尸骨遍地的缅甸野人山、平安回国的中国远征军女兵刘桂英当起一名人民教师,他们不忘初心,用各自方式继续为国家建设添砖加瓦。

今年6月,国新办发布会宣布,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纪念活动里,习近平总书记将亲自为抗战老战士、老同志代表,抗战将领或其遗属代表颁发纪念章。近年来,各地都在组织对健在抗战老兵或已去世者的遗属开展慰问活动。老兵们的奉献始终为中国政府和人民所铭记。